索引号: 113307000025927244/2021-07958 发布机构: 金华日报
发文日期: 2021-06-10 09:38:51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水通南国 利泽八婺⒀】衢江兰江全线通航:金华人重圆“通江达海梦”

记者 叶骏 文

【引 言】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金华自古是浙、赣、闽、皖四省的重要水陆枢纽,由金华江、兰江到下游的富春江、钱塘江,一度被称为“黄金水道”。上世纪70年代,金华的水路航运一度沉寂,但地处内陆的金华人的“通江达海梦”从未停歇。

近年来,衢江兰江航运开发启动,2019年恢复通航,江上汽笛声声、船来船往,一派繁忙景象。一条航道可以关联上百亿产业群,一个港口可以带动一座城市兴旺发达。衢江兰江航道的打通开启了金华水运发展的新时代。

金华水运 一度辉煌

水路交通曾经是金华对外交通的主要方式,境内的兰江、衢江(金华段)、金华江、东阳江、武义江、浦阳江、壶源江均属钱塘江水系。特别是兰溪,因处“三江之汇、七省通衢”之地,自南宋以来延续了800多年的繁华水运经济。

据记载,金华古时交通,以水为主。江河可行舟楫,溪流可撑排筏,舟来排往,桨飞篙点,沿江码头众多,船帆林立。沿婺江北去,经兰溪、逆衢江而上,可抵龙游、衢州、常山、开化;顺兰溪而下,抵严州、过桐庐、出富阳、直达钱塘。上世纪50年代,境内有金华至兰溪、义乌(佛堂)、澧浦、临江,兰溪至佛堂、龙游、杭州等20余条客运航线和80余条货运航线。

金华市辖内的兰溪港早已是水路交通枢纽。据元朝王奎选写的《重建州治记》,“乘传之骑,漕输之楫,往往蹄相摩而舳相衔”。其时,兰江船只前后相连,千帆竞发,百舸争流,曾有“日对千舟竞发,夜照万户明灯”之说。据1927年出版的《兰溪行政概况记》载,兰江码头篷船停泊,常有数千,可见当年航运之繁盛。

1935年《浙江粮食之调查》记载:“杭江铁路(今浙赣铁路)未通前,沿线各地的运输,专赖水运。”当时的兰溪港是繁荣的物资集散地,“以其上接衢江,下凭兰江至建德后,与徽江合流钱塘江,不独附近各县之货物荟萃于此,即闽、赣货物之北运,及浙皖之南下者,也莫不由之,是以蔚成巨镇”。

新中国成立后,金华的水路运输仍对浙江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重要作用,1952年有统计资料表明,金华水路货运量为公路的2.5倍,1952—1960年专业航运货运量比公路高11%,后因上游拦坝截流、建库蓄水,特别是新安江大坝建成,切断了通往安徽屯溪的航线,以至水运逐渐萎缩。加之上世纪70年代初富春江船闸建成,使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基本处于封闭状态,导致钱塘江中上游长途航运业衰落,整个金华只剩兰江尚可正常通航。

2 金华航运的复兴之路

兰江尚可通航,但大多是些小船。有着47年开船经验的兰溪老船工洪斌,如今在港航执法中队上班,他1973年参加工作时,江上还有很多木船。他开过10年客船,从兰溪到建德梅城,45公里要走3个多小时。那时货船大多是五六吨、十来吨的载货量。他1986年进入兰溪航运公司货运站工作,船有20吨、40吨、60吨的,经常跑杭州、上海,把兰溪的化工、化肥、造纸等行业的产品运出去,从上海带回石油等生产原料。

上世纪70年代,富春江大坝船闸建成后,由于船闸规模限制,钱塘江中上游基本处于不通航状态, 非汛期衢江航道水深仅1~1.5米。金华航运逐渐萎缩,金华籍船舶仅10余艘,载重吨位50~100吨,仅在兰溪建德区间短途航行。金华境内唯一的航运企业——兰溪市航运公司举步维艰,2001年5月破产,兰江上一度看不到船队。

与航运衰落形成反差的是,两岸水泥煤炭建材等货物的水运需求非常大。若富春江船闸不进行改造提升,金华、衢州大力发展内河航运都是一句空话。2008年6月9日,在得到浙江省发改委立项批复富春江船闸扩建改造工程的消息后,有关人士表示,新建一道船闸,让货运船只能通过船闸进入衢江兰江,兰溪将是最大受益者。原已弃水走陆的货运量,尤其大宗物资会重新采用水路运输。

按照单船500吨级计算,钱塘江中上游航道年航运能力可达上千万吨。这对兰溪境内大量水泥和优质沙子外运是好事情,煤、矿石、钢材、化工品、粮食等大宗货物也可以从水路到兰溪,兰溪将成为水上运输枢纽。兰溪每年需往外运的水泥超过1000万吨,同时水泥生产用煤也有1000万吨。另外,这里非金属矿藏如石灰石、黄沙非常丰富,这些大宗货物都非常适合水路运输。

据测算,开发后的钱塘江中上游航道运输通过能力,相当于一条复线铁路或两条四车道高速公路,运费仅为铁路的1/2、公路的1/3。

2011年12月22日,富春江船闸扩建改造工程正式启动,这是全国第一个碍航闸坝改扩建工程,为全国1300多座碍航闸坝改造提升提供了示范。

2014年,钱塘江中上游衢江金华段航运开发工程正式开工,航运瓶颈40年后终被打通,金华的航运复兴之路随之开启。金华港航部门也做了大量考察调研,进行航道整治确保通航安全,在航道沿线布设信息化基站、建立金华港航监管平台、开发金华港航App,实现港航信息化监管弯道超车。

③ 古老航道综合开发收益丰厚

安徽人石军开船10多年,近3年在杭州与衢州之间运沙子,开的货船载货量达600吨。“杭金衢间走水路要过6道船闸,一般情况下,一天可以过两道闸甚至三道闸……”石军说,货船时速在六七公里,他们船上两个船员,除了时间、人力及开船成本,一路都不用通行费,比走公路铁路要节省很多。

内河航运具有运量大、投资省、运价廉、占地少、能耗低、污染小、水资源利用率高的优势,既节约资源又生态环保。整个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开发采用航电结合、综合开发模式,集航运、水电、防洪、灌溉、旅游等功能于一体。

2019年1月,钱塘江中上游航道正式恢复通航。2020年,姚家、游埠船闸累计过闸16529艘,船闸通过量728万吨,是2019年的近5倍,运输货物种类主要包括渣土、煤炭、钢材、农副产品等。截至2020年12月底,姚家、游埠两个闸口累计船舶过闸2万余艘,船闸通过量约876.93万吨,累计发电约2.24亿千瓦时,发电收入约1.1亿元。

金华市五百滩航运开发有限公司生产运行科的范德峥告诉记者,这两年过闸船呈爆发式增长,像他们所在的游埠船闸,可满足1000吨级船舶通航要求,最多可同时容纳10艘500吨级船舶同时过闸。2020年过闸总量达8250艘,载货量308万吨。船闸上下水位落差5米左右,有4台单机容量4兆瓦的灯泡贯流式机组——金华最大,2019年初开始发电,年均发电量6475万千瓦时,去年实际发电量7700万千瓦时。

钱塘江不仅是一条天然的黄金水道,更是一条蕴涵丰厚历史与文化积淀的母亲河。如今兰溪到梅城、杭州到衢州都有旅游专线,串起了沿岸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一幅新时代浙江的美丽画卷徐徐展开。

古往今来,很多大型都市圈、产业带都是依水而兴,水运价廉量大的优势引导“大进大出”的产业向沿江沿海集聚,并带动形成合理的工业布局和城市空间布局。同时,对企业降低物流成本、提高产品竞争力有重要意义,可以说是一个大民生工程。

一条水路,百年舟楫。如诗如画的钱塘江曾经千里扬帆、百舸竞秀,航道开发正让繁华重现。500吨级单船舶、2000~3000吨级船队,东可达上海、宁波等国际性港口,北可通京杭大运河抵达山东济宁,西可到重庆,未来衢江如与江西信江贯通,届时金华通江达海的航道网将更完善。


金华内河航运复兴跑出加速度

□ 叶骏

钱塘江作为浙江第一大河,自古以来都是浙、赣、皖、闽等地往东出海的交通要道。由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修建桐庐富春江水库,其落后的船闸卡住了这条“黄金水道”的咽喉。随着经济的发展,钱塘江中上游地区要求恢复航运的呼声日渐高涨。

省交通厅适时提出“水运强省”工程。2004年9月16日,浙江省政府会同交通部在杭州市组织召开《浙江省内河航运发展规划》审查会议。浙江省内河航运发展的规划目标是:用20年左右时间,逐步建成与浙江省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其他运输方式相协调的现代化内河航运体系。重点建设骨干航道,加快港口结构调整步伐,重点布局和建设集装箱等专业化码头,强化全省内河港口的功能和地位。

2006年6月30日,浙江省交通厅和金华市政府在兰溪市召开评审会,通过《金华市内河航运发展规划》和《金华兰溪港总体规划》。根据规划,金华市内河航运发展总目标是“三干一支一库”:“三干”为兰江、衢江和金华江(含义乌江)三级航道;“一支”为武义江五级航道;“库区航道”为横锦水库航道。金华港总体布局1港7区,包括1个核心港区(兰溪港区)、6 个重要港区(婺城、金东、武义、东阳、义乌、永康港区)。

对于金华这座曾经享有水运辉煌的城市来说,建设航道港口、实现内河复兴无异于一针兴奋剂。金华人闻风而动,利好消息接连不断。

2007年6月12日,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提出“加快建设港航强省”发展战略。

2008年3月,金华市政府批准成立婺舟航运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紧锣密鼓开展金华内河航运开发建设的各项前期工作。

金华市、兰溪市、婺城区政府专门成立由政府主要负责人任组长的港航开发建设领导小组。金华港航部门开展防洪、环保、水土、水资源、库区防护等一系列专题研究工作。

2008年11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当前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投资额到2010年底约需4万亿元。从桐庐富春江船闸改造到中上游的河道整治,规划总投资接近100亿元,其中兰江、衢江(金华段)的工程款高达36亿元左右。

2009年12月12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在武汉召开的内河航运发展座谈会上强调,“内河航运是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0年3月11日,全国两会,时任全国人大代表阎寿根、陈昆忠等建议,加大对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开发力度,恢复钱塘江往日辉煌。

2010年4月,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吕祖善专门召开“港航强省”会议,对钱塘江中上游的航运开发提出重要指导意见。

2011年8月,时任金华市委副书记、市长徐加爱专题听取衢江金华内河航运开发进展情况汇报,并要求港航部门尽快明确方案,争取早日获得批复。

2011年12月15日,衢江安仁铺枢纽工程开工,意味着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复兴工程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2019年1月2日,高兴夫副省长宣布钱塘江中上游恢复通航,标志着断航半个多世纪的钱塘江中上游航道恢复通航。

钱塘江中上游(金华段)航道,自下游至上游沿途经过女埠服务区及管理站、兰江航道、兰溪三江口、衢江航道、姚家枢纽、游埠枢纽、洋港锚泊服务区,坐船参观约2.5小时。

航道开发工程有条不紊地展开:2005年开始编制项目建议书,2006年获批复,2013年6月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获批复,2013年11月项目初步设计获批复,2014年船闸施工图设计获批复。2014年项目正式开工,2018年船闸、航道等主体工程通过交工验收,2019年1月钱塘江中上游航道正式恢复通航。

港航强省,水运强市。钱塘江中上游航道贯通后,金华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