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113307000025927244/2021-06594 发布机构: 金华日报
发文日期: 2021-05-27 14:56:53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水通南国 利泽八婺⑪】乌引工程:一渠碧水润万顷

记者 章果果 文

【引言】

戴天德是汤溪镇寺平村人,71岁,种了大半辈子田。他深信“好日子是靠做出来的”,改革开放后,承包20多亩土地,每天起早贪黑,1983年就成了附近第一个种田种出来的万元户。2006年,他的儿子戴建华流转1000多亩土地,成为种粮大户,戴天德依然闲不下来,有事没事都要到田里转转。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绿野,秧苗正在拔节生长,白鹭在田间飞舞,与传统田园风光相比,只是少了几头水牛。这已不是肩挑手扛牛耕田的年代,机械化生产让耕种变得更轻松。同样变得轻松的,还有灌溉。

“寺平村500多户人家,以前家家户户都种田。到了用水紧张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守着水,守到深更半夜是常事,有时还免不了吵架。”戴天德说。当然,那是远去的记忆了。现在要用水可省事了,只需给灌区的管理人员打个电话。

灌区是指乌溪江引水工程金华片灌区。乌溪江远在衢州的青山之间,来自乌溪江的一渠碧水,跨越衢州、金华两市5个县(市、区)的20个乡镇,滋润灌溉72万亩农田。其中,金华灌区设计灌溉面积30.06万亩,有效灌溉面积28.34万亩,灌溉范围包括汤溪镇、罗埠镇、洋埠镇、莘畈乡、蒋堂镇、白龙桥镇、兰溪市上华街道等7个乡镇及省第五监狱和金华监狱。

欢腾的江水为农田送去清泉,滋养作物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关于乌引工程的故事,也要从“源头”说起。


谢高华力推 乌引工程上马

在位于蒋堂的婺城区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处,工作人员搬出一本本影集,一张张极具年代感的照片,默默诉说着乌引工程的建设历史。其中一张照片写有“乌溪江引水工程金华段‘首期工程’试通水典礼 1994.8.4”的字样,照片中有个瘦削的身影,定睛一看,正是谢高华。

很多金华人知道谢高华,因为他是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催生培育者,他在改革开放初期,拎着“乌纱帽”开放了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布了全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政府文件,2018年被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谢高华与义乌的故事,我们都已熟悉,却不太清楚谢高华与金华的另一段情缘:当年,正是谢高华力推乌引工程上马,并且担任总指挥。也正是他,坚持将乌引工程延伸至金华。

衢州多旱。每逢盛夏,因地势阻隔,台风难以深入衢州境内,衢州成为旱情高发地。谢高华出身农村,深知水对于农业和农民的命脉意义。1985年,时任衢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他提出,建设乌溪江引水工程,从根本上解决衢州南部农田严重干旱缺水的问题。在他力推下,衢州市委、市政府把乌溪江引水工程建设提上重要议事日程。

1988年9月,衢州市乌溪江引水工程建设总指挥部成立,谢高华任总指挥。

在一篇报道中,记者看到一个感人细节:在渠首枢纽工程开工典礼上,57岁的谢高华泪光晶莹,他对着话筒激动地说:“有生之年,我要同大家一起为工程建设作最后冲刺。退休也要退在工地上!”这绝非一句口号。为了靠前指挥,谢高华将总指挥部办公室从衢州市政府大院迁到工地现场。只要不外出开会,他几乎每天吃住在工地。

另据报道,在乌引工程前期规划和建设过程中,谢高华坚持将乌引工程延伸至金华。当时,有人表示不理解:乌溪江水是衢州的宝贵资源,为何要支援金华?对此,谢高华耐心地解释:金衢是一家,把乌引工程修到金华,可以造福金衢两地百姓,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


亲历乌引工程建设

1991年12月,乌引工程金华段开工。

1992年,范建道来到金华县乌溪江引水工程建设指挥部,从事政策处理工作。

1993年,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王国庆也被抽调到金华县乌溪江引水工程建设指挥部,负责乌引工程干渠、支渠前期测量及施工建设,一直到2012年。

他们见证了乌引工程30年来的建设成就。

范建道出生时,金兰水库引水西干渠正在施工建设,于是,父亲给他取名“建道”,没想到,这个名字预示了他与水利工作半辈子的缘分。1992年以来,他一直从事和水利相关的政策处理工作,先是乌引工程,再是九峰水库建设。明年,他就退休了。

政策处理要和老百姓打交道,村民白天在外干活,晚上才找得到人,因此,老范的工作不分白天黑夜。他跑遍了工程建设涉及的每一个村庄。在老范看来,金西人民对于乌引工程都很配合,他们为乌引工程的建设作出了奉献。

王国庆如今是婺城区水务局党组成员,提起当年乌引工程的建设场景,依然记忆犹新。他说,建设乌引工程干渠那几年,工作、生活条件都不好。当时,他和其他施工员一起,住在指挥部租来的农民旧房里,夏天蚊子叮咬,洗澡不方便,到工地的交通工具是一辆三轮车,那时农村道路坑坑洼洼,一路颠簸。

最苦的是测量。背着20多公斤重的测量仪器,顶着烈日连续站几个小时进行测量,中暑是常事。开凿干渠隧洞时就更苦了。因为测量仪器远没有现在先进,需要在一座山两边分别测量,想一想,背着20多公斤重的测量仪器翻山越岭是怎样的强度……

如今,透过一张张老照片,还能“看见”当年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工地上的人们戴着草帽,挽着裤腿,奋力用铁锹铲土……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一些穿着军装的人在劳动,照片后面写着:临行前要为家乡出把力,蒋堂镇新兵战士参加乌引工程建设。

已经无法计算有多少人为乌引工程的建设流下了多少汗水。挖开一道道明渠,打通一个个隧洞,架设一座座渡槽……那时,工程设备较少,更多要靠人力。衢州和金华两地人民通过一锹一镐的劳作,一点一滴的力量,筚路蓝缕,筑起了总长79.79公里(衢州段53公里,金华段26.79公里)的“江南红旗渠”。


一渠碧水润万顷

1994年8月,乌引工程金华段首期工程试通水;

1996年“夏收夏种”,乌引首期工程引水抗旱……

此后,乌溪江的水一次次长途奔袭来到金华,一解农作物之渴。

金西一带,良田千顷。每年七八月“夏收夏种”,是最需要水的时候。天气热,水蒸发得快,今天看看田里还有水,说不定明天就干了。“乌溪江的水一来,我们的水紧张问题基本就解决了。”戴天德说。

据了解,婺城区蒋堂镇莲塘村、泽口村由于地处金兰水库灌区尾部,民间曾有“晒死莲塘、泽口”之说。随着乌引工程建设和渠系配套设施完善,两个村从根本上改变了“靠天吃饭”的状况。

乌引工程最初是为农田灌溉而建设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显现当年设计建造者的长远眼光和先见之明。“乌引工程不仅让金华灌区20多万亩农田受益,还通过水资源的调配,减轻了金兰水库向婺城西部供水的压力,保证了金兰水库为市区居民供应充足的生活用水。另外,乌溪江优质水源的引入,有效改善了金西区块水环境的面貌。”王国庆说。

目前,婺城区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处共有15名工作人员,主要负责引水、渠道的维修养护管理,以及相关日常工作。此外,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调配水源。“目前,通过乌溪江引水干渠,可以调配乌溪江、厚大溪、莘畈溪、金兰水库四大水源,让水资源得到合理利用。”婺城区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处负责人说,“我们还根据种粮大户的需求,每年制订引水计划,及时进行分水和调剂。”

据了解,截至2020年,乌溪江引水工程灌区(金华片)共从衢州引水1亿多立方米。去年10月10日,婺城区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处与衢州市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中心签订了2021—2025年度金衢两地乌引工程供水协议。根据新一轮协议,双方供水期从2021年1月1日至2025年12月31日止,最小供水量从原本每年1500万立方米提升至2000万立方米,最大供水量可达1亿立方米。供水量的增加将有力保障乌引灌区(金华片)农田灌溉用水需求。


乌引工程简介

相关链接

乌引工程是乌溪江引水工程的简称,是集农业、工业、生态、发电、旅游和人民生活用水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水利工程。工程干渠起自乌溪江电厂下游,经柯城、衢江、龙游、婺城,止于兰溪的高潮水库,总长79.79公里。其中,衢州段53公里,金华段26.79公里。因工程浩大艰巨,被称为“江南红旗渠”。乌引工程设计灌溉面积71.86万亩,其中,衢州段41.8万亩,金华段30.06万亩。工程建成运行以来,为衢州、金华两地的农业、工业、城镇生活及生态用水作出了重要贡献。

乌引工程

建设历程

1973年,金华地委成立乌引工程筹建处,开始规划流经衢县、金华县、兰溪县、义乌县的乌引工程。

1979年,在衢县、金华地委及省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当时的国家水电部批复同意乌引工程设计方案。后因国民经济调整等原因,工程未能实施。

1985年,新组建的衢州市委、市政府重新把乌引工程建设提上重要议事日程,确定由时任衢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谢高华分管乌引工程建设工作。

1986年至1988年,省政府有关领导及省水利厅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到衢州,实地调研乌引工程建设可行性问题,并多次召集金华、衢州两地负责人开会,协调乌引工程相关问题。

1988年9月,乌引工程作为浙江省“八五”重点工程之一,获省委、省政府批准。

1989年8月8日,乌引工程最重要的配套项目——渠首枢纽正式开工。渠首枢纽包括两部分:一是在乌溪江上新建一条拦江大坝,大坝建成后,可形成一座正常蓄水量为129万立方米的调节水库;二是在大坝东侧修建引水闸,引水闸以下开挖长3.9公里、引水流量为100立方米/秒的大渠道,把江水引向总干渠。

1991年12月,乌引工程金华段开工。

1994年8月4日,乌引工程衢州段全线竣工。当天,隆重举行乌引工程通水到金华典礼。

1998年,乌引工程金华段全线竣工。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