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113307000025927244/2021-06421 发布机构: 金华日报
发文日期: 2021-03-22 09:55:23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仓部堰 —— 潜涵引清溪 善水共流芳

余菡/文 陈业 摄影/视频(除署名外)

【引 言】

清溪口水库位于武义江支流清溪之上,地属泉溪镇刘宅村仓部圳自然村。站在清溪口水库大坝上,可以远远望见仓部圳乃至刘宅村的万亩茶园、农田与坐落其中的农家乐。这里的水是甜的,土鸭是在仓部堰水渠游大的,鱼是清溪口水库汛期飞出的。村里的人说,多亏了“仓部公”,他兴建的仓部堰如今仍然汩汩流淌,日复一日滋养着一方百姓。

武义水利工程众多,像一颗颗明珠镶嵌在武川大地上。唐代是武义水利建设的高光时期,清溪流域骨干水利工程仓部堰就是在这个时期建成的。它是武义民间自发建设的重大水利工程,也是钱塘江流域见于记载兴建最早的潜涵。

1 清溪河畔长大的唐代才俊

徐华平是武义县桐琴镇东皋村人,常去仓部圳自然村走走。“我小时候夏季整天泡在清溪瀛口段嬉水捉鱼,听到不少‘仓部公’造仓部堰的传说,对‘仓部公’的好奇感和神秘感与日俱增。”

“仓部公”是谁?他是一位在清溪河畔长大的杰出青年,名叫徐镃。

徐镃(870-903),字德基,东皋村人。出身世宦之家,据光绪戊申年重修《武阳石城徐氏宗谱》卷首记载,祖先徐进忠任东阳郡长史;徐进忠之子徐范,任司农寺承;叔祖徐处仁、父亲徐庆均为吏部员外郎。

受家庭环境影响,徐镃自小就表现出超越同龄人的正气与抱负。元代“儒林四杰”黄溍在元延祐六年(1319)写的《记徐仓部遗事序》中提到:“自为儿时,誓清天下,年十九游乡校。”年轻有为的徐镃,20岁时便得到荐辟,被任命为仓部员外郎。仓部是专门管理国家粮食储备的机构,是户部所属四司之一,掌管国家仓储出纳的政令,职责可谓重大。徐镃勤于职守,短短一年就被升任为仓部郎中,5年后被提拔为仓部侍郎。

在仓部任职10余年,保持清廉守正、公正执法,徐镃“不以宠辱更其守”的品质得到了唐昭宗的器重,被调任为兵部侍郎。遗憾的是,当时受到黄巢起义的冲击,唐帝国已名存实亡。各藩镇拥兵自重,其中以宣武节度使朱全忠、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卢龙节度使刘仁恭、镇海节度使钱镠、淮南节度副大使杨行密等六人势力最大,史载“郡将自擅,常赋殆绝,藩镇废置,不自朝廷”,“王室日卑,号令不出国门”。履新不久,徐镃厌倦了官场的争名夺利与钩心斗角,请求辞官回乡。昭宗皇帝念他政绩卓越,有功于大唐,一再挽留,后见徐镃不改去意,就加封其为国子祭酒,加食邑五百户,赐九旒紫金鱼袋,以示皇恩浩荡。这些也成为徐镃回乡建造仓部堰的资金来源。

临别之际,昭宗皇帝还写下一首感人肺腑的赠别诗——《赐仓部侍郎徐镃》:

“解组归田履舄轻,天将五福畀康宁。四朝人物推耆旧,万古清风在典型。郊野亦能知有道,朝廷久欲访遗经。帝城此后瞻依近,长傍南弧望极星。”

字里行间可看出,昭宗皇帝对徐镃的认可。同时,他还作《赠侍郎徐仓部还乡序》,对徐镃寄予厚望,殷切希望他还乡之后,能用“强力”去“矫正”存在于自身的“气禀”之偏。

就这样,徐镃带着奖赏、嘱托和盖有昭宗皇帝钤印的仓部公徐镃“官像”,回到了故乡武义。

徐华平说,仓部堰、崇玄观、梵安寺,这些都是徐镃回乡后造福武义百姓所留下的印记。

2 倾尽家财历时三年修堰

徐镃回到东皋村后,村边清溪依然如儿时那般清澈,不同的是两岸农田却经常龟裂,稻禾枯焦。清溪源于武义与缙云交界的雪峰山,沿途有数十条峡谷汇流而入,水脉长达数十里。但由于汇水区域广、落差大,清溪河道淤沙高积,水发则泛滥两岸,水小则潜流于沙石之下,无法引水灌田。历代沿岸之民,深受其苦,却无可奈何。

虽已辞官,但徐镃体恤民情,在仓部任职多年的他通晓农桑,也知晓一些治水经验,便酝酿出一个治理良策:在清溪底筑涵瀛。

徐镃倡导地方“筑涵瀛以引水”,著名的潜涵灌溉工程仓部堰就此诞生。

这项水利工程,是在溪流出峡谷入平原的山口河段,即从摘明山麓的交接埠开始,至现清溪口水库大坝下两公里多长的河道,挖开河床沙砾卵石含水层,在河底以石块砌筑方形涵瀛,即集水廊道;中间一条主瀛,其上段两边设18条支瀛,分别延伸到各条山坳中,呈竹枝状,集引沿溪山坑潜流之水进入支瀛,汇入主瀛。瀛深两三米,两侧砌以石坎,上面铺盖石板,再以凝泥封顶。下段自西山脚凿岩(后来因而称此山为万工山)筑涵引出,使溪面干涸时有溪底之水流出,瀛洞出口高出溪面两米许,再以明渠或涵道分流到村头地边。旧志记其为:“水自溪底行,形如竹枝,上覆以石,溪水涸而堰水常流。”

兴筑此堰,浩繁艰巨。嘉庆《武义县志》载:“兴筑此堰时,因顽石为阻,需开凿坚硬岩层,凿石屑一斗者,酬钱一升,费力矩烦,以迄成功。”徐镃倾尽家财,组织召集施工,经过3年多的时间,这座堰坝终于完工。地下水渠18条,灌溉刘宅、王山头、官田、巩宅等沿线近20个村庄的2000余亩农田,并供人畜饮水,沿用至今。

徐镃兴修水利为民造福,乡民怀念其恩德,尊称他为“仓部公”, 将此堰取名为仓部堰。施工期间劳工集中住过的地方,被称为仓部堰村,村口还修建了仓部庙。

3

修复保护

注重人文内涵

如今仓部堰的堰头已无处可寻。1958年,清溪口水库建造,原仓部堰村销声匿迹。77岁的仓部堰村村民徐国相回忆:“堰头在现在的清溪口水库底,原来的仓部堰村就在那。虽然堰头已不在,但是明渠仍作通水渠道。”

泉溪镇境内的水渠随处可见,徐国相说能见到的都是新渠。于是,他带着记者去寻找几处出水口。如今的它们大部分都被枯枝叶所遮挡,需要走些野路才能被找到。

据了解,清溪口水库于1964年建成。从此,仓部堰集水工程全部淹在水库底下,持续利用达1100余年的古涵瀛消失,仅在杨村、刘宅等村残存部分古灌溉渠道,用于引流至今,惠泽乡民。现保存较完整的主要流段为从清溪口水库大坝底至乌龟山段。仓部堰的堰渠、涵洞在杨村、刘宅、叶墙头等村还有保留。

据统计,清溪口水库规划设计灌溉面积3万亩,涉及桐琴镇、泉溪镇2个镇40多个行政村,灌区人口4万人,其中农业人口3.2万人左右。

“仓部堰确实是一项功在千秋的水利工程。”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浙江水利水电学院建筑工程学院教授刘学应说,仓部堰工程设计科学,施工艰难,不仅惠泽百姓,并沿用至今,反映了古代水利工程的成就,具有较高的文物保护价值,对于当今水质净化等仍有借鉴意义。

他举例,分流瀛水到各村的明渠,大体沿清溪至县城古道的走向,西支至黄毛山村,东支经杨村到刘宅转至王山头村,西线通达官田、张宅、叶墙头、新屋等村,可灌溉农田和供人畜饮水。这一水利工程设计科学,技术含量高,是钱塘江流域见于记载最早兴建的潜涵工程,至新中国成立时,灌溉面积仍达二三千亩。

今年,刘学应前往仓部圳自然村进行实地考察,详细了解仓部堰的历史文化,以及相关文化保护的情况,指导仓部堰修复保护工作。他建议,要进一步发挥好流域资源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使水利设施更好地服务仓部堰村及其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要深入挖掘武义早期水利设施背后的故事和人文内涵,宣扬河湖文化,融合区域水环境、水生态、水文化,在提升流域水系空间及生态效果的同时,加强水文化产业融合。

2月26日,武义县水务局组织召开仓部堰、长安堰古代水工程遗产遗迹保护座谈会,对如何更好地修复和利用水利工程进行了深入交流。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