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儿童私自前往水库游泳意外溺水,责任在谁?

【案件还原】

2018年6月10日下午(星期日)14时左右,小珍(化名)与小丽(化名)相约小红(化名),在不让大人知道的情况下前往水库游泳。三人从小丽家后背的荔枝树小路走到水渠边,期间看到有人骑摩托车经过,怕被发现便躲在草丛中,待摩托车开走后才走出来,沿水库堤岸走到一处水渠阶梯处,小丽和小珍先从阶梯下去试水温,觉得不冷后两人随即脱掉衣服、鞋子下去游泳。小丽在阶梯处不慎滑下去,被水冲走,小珍欲拉回小丽,也被水冲走。

小红即跑回来找大人去救她们,最快跑到小丽的家,小丽的爸爸即拿着扁担往小红指的方向冲过去。村委支书正准备上水库看看,小丽爸爸将情况告知村委支书,村委支书立即组织施救,并报了警。

经众人努力,14时50分将溺水儿童小珍打捞上来,并送卫生院抢救。17时45分左右将另一名溺水儿童小丽打捞上来。小珍、小丽被打捞上来时身上均没有穿衣服,均没有生命体征,身体也没有发现受伤的痕迹。

2018年6月15日派出所出具证明:“小珍的父亲、小丽的父亲均认为,小珍、小丽排除他杀的可能,是意外溺水身亡,均要求公安机关不立案处理,同时要求自行处理遗体。”

小丽父母表示,屯后背到水库路口原设有警示标志,但从派出所提供的照片无法看清字迹,该警示牌上面的字迹模糊了,要走近才能看到,是他们村的校长立上去的,且该警示牌离小珍、小丽下水的位置比较远。

小丽和小珍溺水的水库,建于1960年左右,最大的作用在于灌溉水田。小珍和小丽溺水的位置坡度较大,为了方便附近群众用水,有些地方设有阶梯。小丽的父母最终将水库管理局告上法庭。

经过一审、二审,法院驳回小丽父母的诉讼请求。

【以案说法】

原告认为被告未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小珍、小丽的溺水死亡,具有过错。

根据法律规定,安全保障义务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应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使他人免受人身损害的义务。

小珍、小丽溺水的水库是国家所有的水利工程,并非经营性娱乐场所,根据收益与风险相一致的原则,对被告显然不能设置与其他收费性游泳娱乐场所同等的义务。

根据公安部门对小红的询问笔录,小珍、小丽在试了水温不冷后,脱掉衣服、鞋子下水游泳,现场照片也显示小珍、小丽的衣服鞋子放在岸边,被打捞上来时也是赤裸的,其家属亦认为系意外溺水身亡,不要求公安部门立案处理,可以认定小珍、小丽系自行到水库阶梯处游泳戏水不慎溺水身亡。事发时小珍将近10岁,小丽年满8岁,已具备一定的的分辨是非、保护自身安全的意识和能力,两人不会游泳,应当意识到到水库游泳戏水的危险性,但其相约不让大人知道,遇到有成年人经过时刻意避开大人,仍然冒险游泳戏水,造成溺水死亡,其责任应自行承担。出事之日是星期日,作为小珍、小丽的监护人,对小珍、小丽到水库游玩发生溺水,与其疏于安全教育、管理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其应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水库沿途有几十公里,建成至今已将近六十年历史,受害人小珍、小丽并非不知道到水库游泳有危险,而是明知有危险的可能仍然刻意隐瞒不让大人知道,冒险到水库玩水游泳,其行为如同到自然形成的江河湖泊中游泳一样,所产生的后果应由行为人自负。且水库路口原设有警示标志,无论该警示标志是否系被告所设,已起到警示作用。

法官语录

水库不属于公众场所,水库管理者无安全保障义务。而且,水库管理者没有开展经营性的营利性活动,因此,水库管理者不属于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不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水库与江河湖海一样具有危险性,无论是谁到水库游泳或者钓鱼、或者清洗物品等,均应自行谨慎、注意,避免发生悲剧。如果加以苛责水库管理者安全保障义务,则将与设置安全保障义务的目的和法理依据相违背,与收益与风险相一致的原则相违背。

(来源丨贵港中院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